世间安得双全法 壹


这世间哪有那么多两全其美的事情呢?

 

盖世英雄最终还是没能身披金甲圣衣,脚踏七色的云彩去迎娶紫霞仙子。

 

木石前盟仍是敌不过金玉良姻,叹一句:纵使举案齐眉,到底意难平。


就是那世间最美的情郎,也终究是负了那倾城。

 


明晃晃的日光透过巨大的落地窗横冲直撞进屋里的瓷砖上,玻璃前站着一个身材修长的男子,白衬衫和黑裤子,最经典最简洁的搭配穿在身上,却让人生生有了一种眼前这人就要像那窗外的飞鸟般生出一双纯白翅膀,就突破了这种种禁锢,追随着挂在天上的太阳去了,只是这日光虽猛,人们却不能看见那太阳在哪。

有云朵,有鸟儿,有风

只是太阳呢?

 

呐,朴灿烈。

对了,朴。灿。烈。

轻轻往玻璃上呵了一口气,室内温度很低,白雾便在玻璃上很快形成了。纤细白嫩的手指在那白雾上一笔一划地认真写着,这是他这短短一生中,最熟悉的几个字。

 

你好,欢迎加入A大,我是音乐系大二的朴灿烈。


当吴世勋第一次踏进这个作为自己整个高中奋斗目标的A大时,真正对话的第一个人不是约好了在校门口见面的哥们金钟仁,而是站在眼前,对自己自我介绍,穿着白T黑裤的学长,朴灿烈。


吴世勋一直都觉得是那日的阳光太耀眼,所以在他眼中那日的朴灿烈才会全身都发着光,吴世勋用尽所有的词汇都描述不出那种感觉,只能浅薄地,是天使吗?


直到后来,他和朴灿烈在一家居酒屋里,他趁着醉意表达出自己的感情,对面的那男生听到这稍稍前倾,用手轻轻拨弄吴世勋因醉酒而散乱的刘海,启唇,


不,吴世勋,你对我一见钟情。



那天当吴世勋坐在宿舍的书桌上优哉游哉地吹着空调玩着游戏时,听着门外嘈杂的声响,一偏头,便看见金钟仁吭哧吭哧地提着一大堆行李用腿撞开半掩着的门。

两人眼神一交汇金钟仁就开始哀嚎

“啊西这天气怎么这么热啊!”进了宿舍金钟仁就把行李摔在地上,坐在床上就是一顿大喘气。

吴世勋将桌上的饮料扔给他,不置可否地挑了挑眉。

“你知道我找新生报道处找了多久吗吴世勋?!这学校这么大绝对不是我迷路了啊……”金钟仁扭开瓶盖就仰头大口喝下,额头上的汗水顺着小麦色的皮肤流到喉结,随着吞咽的动作上下。

唯一看见这“荷尔蒙爆棚”画面的男生却对他的话语表示嗤之以鼻


“喂金钟仁,如果像你这种,离开家方圆五百米之外找不到路的概率为百分之九十九点九九九无论是直路弯路都会迷失在世界尽头无数次打电话要我去救的活在梦里的人,不是迷路,难道还是迷笛啊?”


金钟仁很悲伤地表示,这才没过多久,吴世勋的毒舌技能居然又上升了一个level,幸好这么多年来他早已被磨炼地刀枪不入百毒不侵……嗯,没错!是这样的!


吴世勋听着金钟仁讲述他在A大的神奇迷路记,有点奇怪地偏头向门外望了望


怎么了吗?


没有学长帮你带路拿行李什么的?


学长?!这一路我连个人影都没看到好吗!!


吴世勋无语地os:你到底又双叒叕闯入了什么荒无人烟的地方,你当爱丽丝梦游仙境吗?


你能活到今天真是个奇迹……


话说回来,到底什么学长啊?


没事,你快整理好我们去吃饭吧,饿死了。


吴世勋将金钟仁搪塞回去后盯着自己桌上还冒着冷气的饮料,眯了眯眼睛。

 


一见钟情?


吴世勋将朴灿烈在他头发上拨动着的手轻轻握住,向前倾身,两人距离越来越近,直到鼻子轻点到互相的。


看着吴世勋这一系列动作,朴灿烈深褐色的瞳孔越来越深邃,眼底像是一潭平静的湖水,然而风暴却渐渐袭来。


唇启,专属于吴世勋身上的气息,带着些许淡淡的酒香,若有似无地吹在他的脸上



你才是从一开始就对我图谋不轨吧?


评论
热度(6)

© 云养猫专业小仙女 | Powered by LOFTER